清明

初秋夏末

        枫树枝头的红叶摇曳在微微凉风中,午后温暖柔和的阳光为它镀上一层金色。法国梧桐的叶隙间,撒下日花朵朵。行人在街道上来去从容。穿着黑色外套的青年微微抬起头,摇曳多姿的红叶、明艳动人的阳光、温和凉爽的秋风,无不给他带来微醺的感觉,他享受地眯起了眼。
       经历了二十几个初秋夏末,能在脑海里形成清晰画面的,多半带着几丝离别的愁绪。这悲欢聚散在一个个秋末夏初接连上演。这样的艳阳天,实在不多见。
        再次行走在这熟悉的街道,再看这明艳的红叶,他的眼里仿佛有记忆深处的情感在流动。他坐在一张长椅上,翻开速写本,让眼前风景在纸上定格。
        修长的手指轻握铅笔,美好糟糕的记忆都在纸笔的摩擦声中一一浮现。微风撩起青年细碎的刘海,他专注的神情却不为所动。
        青年的手白皙、骨节分明,正一点点向后摸索。他要找的,不过是一块橡皮。
        恍惚中,指尖触碰到了什么温暖又光滑的东西,将手掌轻轻覆上,向下一抚——这柔顺,一触,就知道是他!
        躺在花坛边的少年不满地起身,回过头来瞪他,迷离又带一丝愤怒的眼神撞上潭水一般幽深的眸子,两个人都是一愣。
        少年惊讶地挑起秀气的眉,双唇轻轻分开,睫毛在下眼脸投下的漂亮阴影映进对方眼里。一丝慌乱缠上少年,他脑中早是警铃大作。
       是你!青年眉头紧皱。
       不好!
       心,在秋风中荡漾。
       少年条件反射般弹起身开跑。
       一点离愁,刚下眉头,又上心头。
      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,微风徐徐的午后,他们的初遇,令人难忘的邂逅。少年毫不自知地逃离,转身时,头发却被他抓在手里,光滑、细腻,凑近了闻,会不会有淡淡的香气?正想将手收紧,那顺滑的三千发丝竟从指尖溜走。追而不得,青年捂紧胸口,失落地想:他用的一定是飘柔吧。
        除了我怀里,你哪都别想去。若离弦利箭,青年朝仓皇落跑的少年追去。
        无路可逃的少年,用雾气盈盈的眼神望他。他将少年逼至墙角,嘴角挂着得意,毫不犹豫地欺身而上。